【专栏区】皮蛋妈咪:我在政府医院无预警的分娩经历 -MamaClub

【专栏区】皮蛋妈咪:我在政府医院无预警的分娩经历 -MamaClub

分娩是准妈妈最期待的时刻,而在这个重要的时刻是在政府医院还是私人医院?

皮蛋妈咪我第一胎是在私人医院生产,第二胎则是到政府医院。

为什么呢?

 

原因在我怀孕刚刚满38周时,我到中央医院产检。因为kk的医生就要求我每六周到中央医院做一次专科检查。

刚好最后一次检查是第38周时,与以往一样,我一早就到医院领号码排队。由于政府医院人较多等待时间也会比较长,所以老公帮忙照顾老大,我自己去做产检。

大概九点左右终于轮到我了,怀孕38周的我出现一些分泌物,所以医生要检验分泌物是否正常。

结果医生告诉我阴口开4cm了,你自己没感觉吗?不用检查了上医院楼上吧。

“啊,我自己来而已哦,我先回家拿东西再回来可以吗?”

医生马上拒绝我,说要马上入院上产房。有需要就让老公送东西过来,因为随时都可能会生了,所以哪里都不可以去。

护士还推着轮椅过来,带我去登记入院了。很快就到产房,这时就是一个护士接一个医生又一个医生的检查。

同样的问题也问了4次,原以为那是产房,原来只是产房外面的检查站。

这有要入院的产妇或鉴定是否需要入院的产妇,以及准备分娩的产妇。这时的我在走廊那里来回地散步,不时被叫去检查阴口。

由于我穿的病服是倒转的,所以好几个妈咪都问我为什么衣服反着穿啊?我说护士说要进产房的都这样穿,而现在产房爆满,我只好在散步咯。

 

来回好几次检查,我的阴口也开到6cm了,产房还没有床位,我也没有特别的症状。

而护士医生一会儿就检查一下,使我都害怕听到他们叫我。这期间,他们不停的提醒我要是有便意不要上厕所,要马上告诉护士。

等了很久,终于有位子,可以进产房了。这时来了一群的医生,有华人、印度人还有马来人,加上护士。

小小的产房就满了,没有奢华的设备但也不冷清,医生三不五时就进来看看宝宝心跳和检查阴口还有引尿。

政府医院就要等阴口自然开才接生,除非时间太久了会给打催生药。

感觉等了几个小时,幸好老公可以进来陪我,在政府医院丈夫若想要陪产是需要上课两小时,课程时间大概在怀孕8个月时上的。

不过,我老公没上,幸运的是护士同意让他进来。终于来了一位看起是经验老道的专科医生出现了,几个年轻医生也解释了我的状况,结论就是没有生的症状但阴口开了。

大医生说我这种是说生就生的,若等两小时后没反应就打针。我心想说:听说打针很痛哦,我不要啊。

检查完后,大医生就领着医生们出去了。在他们出了房门5秒,我就有了肚子疼想大便的感觉。

我马上就和老公说:“我们的宝宝要出来了,快把医生叫回来。”

老公马上把还在门口的医生叫进来,医生进来还说不可能啦,刚刚才看过没有要生啊。

我当时就回答说:“马上要出来了。”

医生还不相信地坐下来检查,手一伸进去就摸到宝宝头了,医生喊了护士,一边叫我等下等下,不要用力。

我当时根本无法控制,宝宝像自己要冲出来的感觉,我也没有用力。当医生护士都到齐,医生让老公到我身边的那瞬间,宝宝出来了。

 

由于太快了,我的阴口撕裂了,幸好宝宝活泼,虽然出来太快还乱蹬大哭,医生都抓不着宝宝手脚,迎来大家轻笑。

这个顽皮的小伙,在我胸膛上抓着我的手指神奇地不哭了,而护士抱走马上就哭泣。

这时,老公也被要求离开,因为医生要清理子宫和多余的血块,当医生把血块挖出来时,感觉很不舒服,还有点难受,医生说这样恶露才不会来太多。事实也是如此。

接下来我经历了将近一个小时比生产还痛苦的伤口缝合。那一针针的刺痛,我忍不住地抓住我身旁的印度女医生。医生还很好地让我抓,这比我生的痛还要难受啊。

好不容易缝好了,还要等待两小时观察,检查伤口后,才可以到病房。回想我这一天没吃什么,这会是又饿又渴啊。

生完后,护士先给我喝一杯milo补充体力。我告诉护士说我很渴,护士马上就倒杯温水还用吸管让我吸着喝,我一口气喝了2杯。

渴死了,所以也不理什么pantang了,这时候到了病房已经过了午夜12点,因为老公寸步不离守在产房外,结果我们都忘了吃。

这时,除了贩卖机没别食物可选了,而病房也不可以让男性久留。所以老公就匆匆的买了热milo和饼干给我充饥,其实主要还是渴。

 

在政府医院什么都要自备,买了饮料和饼干老公也回家了。宝宝在床边睡着,我在床上很累可是还是睡不着,一闭眼就被恶梦惊醒,完全无法入眠。

梦里就是医生一直要检查,我就惊醒了。好不容易天亮了,我也打电话给家人报喜。

你说政府医院好不好,我个人觉得医务人员的服务态度很好,环境比较差又拥挤,但是检查的程序太多让我畏惧,程序太复杂也浪费了很多时间在等待。

可是胜在费用超级便宜,一般自然生产,第二天出院,费用不到100块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